同志夜店51人被杀网约被处决全球同性恋的地狱

发布日期:2021-07-15 17:05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g5q3.cn河北邯郸多地地税办公楼借抗震加固翻新装修!当地时间12日凌晨,一名枪手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一间同性恋夜店开枪射击,造成51人死亡、53人受伤,这是美国历史上伤亡最大的枪击案。IS随后宣布对此事负责。

  枪手奥马尔出生于纽约,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信徒,并宣布对IS效忠。他的父亲萨迪奇,曾在节目中公开支持,他还对NBC新闻频道说过:当他儿子最近一次在迈阿密看到同性恋亲吻时表示愤怒。

  所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评价该案时说,这既是一起恐怖行为,也是仇恨行为。这仇恨,来自伊斯兰教义对同性恋的绝不宽容。

  同性恋者的生活跟其他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不过因为现实生活中有可能遇到的种种歧视,加上社会对同性恋文化讳莫如深,他们的身份难以得到认可、交友空间狭窄、各方面需求长期受到压抑。他们更多只能依赖专门服务同志的社交网络。尽管如此还可能遭受歧视甚至生命危险。

  “HBO纪录片《hunted》片段,画面内容为俄罗斯男同性恋被殴打,完整纪录片中还有同志被自认代表正义的宗教极端分子枪击。”

  尽管我们现在已经能一口一个好“基友”,社会对同性恋爱的包容度依然很低,不然怎么会美国同性恋结婚都合法了,中国有些人还将“同志”看作神经病,逼他们电击治疗,逼他们结婚,逼着一些女人成为同妻。

  不过,换在俄罗斯,如果你不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直男或直女,可能面临比中国“同志”更艰难的现实,在壮汉普京领导的战斗民族,国家颁布法律禁止同性在公共场合牵手接吻、禁止在有未成年在场的情况下赞扬或肯定同性恋、多性恋、跨性恋等非传统性取向,否则将受到牢狱之灾或经济上的惩罚;还有极端的“正义人士”利用同志勾搭软件“钓鱼”,私刑处决约炮的gay……

  上周有个节日叫国际不再恐同日(5月17日),每年这时候网上总会出现些和同志有关的讨论,今年这天,一对男同性恋在长沙举办了公开婚礼,不仅很多网友围观,为他们的勇气点赞,还有各地报纸、电视相继报道。

  若在俄罗斯,这两位勇敢的男同志将面临巨额罚款甚至被捕入狱。2015年7月1日正式生效的同性恋宣传法,强烈谴责LGBT群体(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变性者),禁止在公共场合展示带有LGBT含义的形象和符号,除此以外,一切同性恋的公开演讲、书报宣传、游行、公众集等公开活动会都被禁止。因为当局认为这样做会“影响儿童”,对孩子们带来“非传统家庭类型”的影响。

  2016年初,俄罗斯又颁布新的“禁同令”,禁止同性在公众场合牵手或亲吻,违者可罚约495元人民币,若犯法地点为学校或儿童聚集地点,还要加判监禁15天。该“禁同令”中还增加了禁止同性恋领养俄罗斯儿童的内容。

  宣布如此严苛法律,有很多因素。毕竟俄罗斯厌恶同性恋的态度,可追溯至1716年。当时彼得大帝通过了军队中男同性恋的禁令,掀起了俄国公开反同的篇章。不过列宁时期俄国废除了沙皇时代的反同法案。只是好景不长,斯大林执政时期,禁欲主义抬头,同性恋被视为精神病患,遭遇清洗,约2.6万至5万男同性恋者因此被捕。

  然而世事难料,俄国经济雪上加霜,社会主义思潮涣散后,民众的意识形态出现真空。叶利钦和普京想了想,认为还是要高举民族主义和东正教大旗来凝聚民众。于是在斯大林时期饱受摧残的俄罗斯东正教,很快成为了俄罗斯国家政治的重要一环。它也成为无数俄罗斯人的精神寄托。而东正教教义中同性恋属于亵渎神明行为。东正教全面扩张,也就意味着同性恋的社会评价越来越遭。

  另一个问题是民族主义。由于和西方关系越来越糟,“西方支持的,就是俄罗斯应该反对的”成为一种流行思潮。在同性婚姻平权浪潮席卷欧美的当下,俄国民间逐渐呈现强硬反同态度,政府也就势对抗西方,以争取广大有反同需求的国民支持——俄罗斯是一个受东正教文化影响很深的国家,东正教排斥同性恋这种亵渎神明行为,在他们眼中,同性恋也挑战了俄罗斯传统的家庭观念;此外还有超过10%的俄罗斯国民是穆斯林,对他们来说,同性恋更是异端。

  在这样的现实之下,社交网络逐渐成为了俄罗斯同性恋寻找同类的羊肠小道,他们可以通过社交网络平台宣传自己的主张、诉求,或公开地约。

  传统的俄罗斯当然不能忍,为此俄罗斯当局强化了“同性恋宣传法”。它规定,个人通过互联网或者媒体宣传同性恋者将被处以约5040元到1万元人民币的罚款。而网管将被处以一到两万元人民币的罚款,网站的法人则将被处以高达百万的罚款,同时被处以90天的行政拘留。

  也就是说这项法令直接导致俄罗斯本土没人敢投资或建设专门服务同志的社交网络平台。同性恋只能利用国外的同志社交平台,或者在一些全国性的社交平台上见缝插针来展示自己。

  其实高压政策挡不住俄罗斯同志们的基情,毕竟俄罗斯不存在“翻墙”。所以在莫斯科打开VK(俄罗斯最大社交网站,类似facebook)、jack’d(一款国际流行的男同交友软件),手机屏幕上将迅速出现一大批俄罗斯同志的照片,而且根据定位,他们相隔的距离都很近,这足以说明俄国基友的密集度与网络活跃度。

  如果你好奇,在这里打开中国同志爱用的勾搭软件blued,也马上能有收获相关图片。大概旅居莫斯科的亚洲人也耐不住这空气里强烈的求偶信号。

  但千万别忘了这里可是出了名的仇视同性恋。民粹和法西斯主义合流的新纳粹与光头党能在公园内公开殴打同性恋,警察能在公众场合堂而皇之地逮捕同性恋。所以网络上公开约太危险了。有的极端人士甚至故意通过jack’d假扮同志,把同性恋约出来暴打甚至私自处决。2013年“同性恋宣传法”颁布不久,俄罗斯国内袭击同志事件陡增,大量联防队员袭击同志群体,甚至用斧头威胁他们。一些同性恋支持者也会被人殴打。

  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为了将“反同”进行到底,俄罗斯当局连广告视频和手机表情都盯上了。苹果公司就被直男癌晚期的俄罗斯弄得“一脸懵逼”。2015年下半年,苹果ios更新系统,他们增加了一系列emojis(表情图标),比如笑脸增加颜色,代表黄种人、黑种人,代表家庭的符号中父母不再是单一的男女搭配。而可以有男男或女女的同性父母,结果这些小表情让一部分俄罗斯人不高兴了。

  俄罗斯媒体监管机构联邦通信,信息技术和大众传媒委员会(Roskomnadzor)要求各组织禁止或屏蔽这类emoji表情图标,因为他们觉得这些可爱的图标“太Gay”,还有“否定家庭价值观”、“在未成年人中传播非传统性关系”等不好的指向。幸好2015年底,莫斯科法院宣判,苹果手机上的同性恋表情可以继续在该国使用,苹果才松了口气。

  按这思路,在中国大火的互联网脱口秀《奇葩说》如果是一档俄罗斯节目,这个节目的主要成员、背后创作者和公司,都要面临控诉和惩罚,至于既是老板又是主持的马东、主持人蔡康永以及这里面走出来的明星辩手姜思达、肖骁、樊野等人,则不乏蹲局子的可能,像他们那样公开和青少年讨论“爱情不看性别”,真爱了哪怕对方是机器人也要爱,还不把俄罗斯的警察们气炸了。

  俄罗斯对同性恋的歧视与反感已经渗透到整个社会。据全俄民意研究中心调查,高达88%的俄罗斯人支持禁止宣传同性恋的法律,35%的俄罗斯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43%的人认为这是一种不好的习惯,是家教不好或缺乏纪律造成的,或是一种虐待症状。

  有志愿者曾在俄罗斯街头做了两个试验,分别请一对男生和一对女生扮演同性情侣,在街头牵手、拥抱或接吻,结果无一人投来欣赏的眼光,除了极少部分的漠视、议论,还有男性上前用暴力或言语侮辱,叱问他们“在俄罗斯搞什么”、“滚出俄罗斯”。

  俄国严禁有关青少年的同性恋内容,试图以此绝灭未来的同性恋增长。所以青少年LGBT群体在俄罗斯就像互联网里面的“404页面”被人为地清除了。对此极为不满的Lena Klimova于2013年创立了一个叫“404孩子”(Children-404)的互联网项目,在Facebook和本国的VK页面发布俄罗斯LGBT青少年的来信。项目页面还发布成人的来信支持俄罗斯LGBT青少年。这一做法被指控违反俄罗斯法律,还好Lena Klimov目前已经获得一些国际支持,几次官司的结果都不坏。

  比如前一段时间非常火的词“同妻”,数据显示中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有2000万,其中80%迫于社会或家庭压力会进入婚姻或已经在婚内,从而导致1600多万女性成为“同妻”。不少在俄国生活的中国网友说,尽管俄罗斯社会反同情绪强烈,但他们并没有中国人这么强的“传宗接代”的思想包袱。所以很多俄罗斯同性恋可以一直不结婚。他们用同性合租或单身的状态隐藏同性恋的身份,避免了像中国那样导致上千万的“同妻”悲剧。

  一些俄罗斯同志精英也可以选择移民美国及西欧。另外按照法律,俄罗斯单身的同性恋人士可以领养孩子。还有明文规定男男性行为者可以献血。此外尽管频遭威胁,但俄罗斯还是拥有全国统一的同性恋平权组织。他们通过社交网络组队,并多次组织过大规模同性恋游·行,而这些在目前中国显然不可能。